【拾碎】在端午肉粽上,我有话说——聊聊如何包一只馋人肉粽

吃货人生2017/5/16 16:15:03
导读:把1992年当成步入中年的门槛,拾碎君还算年轻。不过短短几年,家中祖辈去世,端午自家包粽子的情节早已成了儿时的过往。没到端午就想起奶奶包的三角型粽子,虽然出生在北方,但祖辈中男性却都是南方人,包肉粽自然成为一件“很南方”的事情。

把1992年当成步入中年的门槛,拾碎君还算年轻。不过短短几年,家中祖辈去世,端午自家包粽子的情节早已成了儿时的过往。没到端午就想起奶奶包的三角型粽子,虽然出生在北方,但祖辈中男性却都是南方人,包肉粽自然成为一件“很南方”的事情。

包肉粽,端午

豆沙馅、蜜枣馅和肉馅的粽子,是每个端午必须要包的,绿色的芦苇叶,白的晶莹的糯米,端午的颜色是这样淡淡的。先把情怀放在一边,说说包肉粽吧。

肉粽的标准看到地道的南方人来自于挑剔舌尖的评判——肥瘦相间、酱色艳丽、油亮可鉴、糯软有形、润而不柴。那就先说肉,肉的炖至高明在自己调制的酱油料和腌制的手法,不放味精、放糖,另外五花肉在包前要切得肥瘦比例适当,保证了所有感觉的恰到好处。

引一段特别吊胃口的端午食话,太湖良种糯米,单季,饱含阳光鲜香,软糯中不乏密实;肉“肥35%,瘦65%”的好肉粽标准;江西箸叶,淡雅清香,叶小均匀,两片,成就一只良粽。

包肉粽,端午

再也没有家中自己包肉粽吃到口中的满足,糯米的口感,肉料的味浓。就像被这个时代冲淡的一些东西,丰富了物质,模糊了灵魂和回忆,仪式感。每每吃到肉粽,栗子的甜和肉料的咸随着大口的咀嚼交织呈现,不断勾起的是脑海中日渐模糊的记忆和心底里对于祖辈的敬畏。有时,端午,再也分不清肉粽的咸还是眼泪的咸,只是两个味道都很深刻。